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副刊 > 正文

如缕乡愁一首歌

时间:2015-06-05 10:35:35来源:崇左新闻网-左江日报

 如缕乡愁一首歌
——读孙如静的小小说作品

 

 

  爱莲说 苗青摄


    上世纪八十年代,当沈祖连选择以小小说创作为文学人生的时候,环顾八桂大地,似乎周围多少有点形单影只。多年来,一方面由于沈祖连作为“小小说南天一柱”的高效引领,学会评奖、网上研讨、报刊推介等活动频繁,另一方面当下已到了“碎片化读写时代”,30年过去,小小说依然方兴未艾。如今的广西小小说作家队伍老将新锐众多,梯次结构分明。沈祖连、蔡呈书、韦延才、杨汉光、伍伟平、黄自林、张凯、墨村、李家法、蒋育林、梁重懋、韦妙才、农敏福等,以及女作家梅寒、唐丽妮、杨柳芳、覃秋林、彭育彩、林巧云、孙如静等,一派枝繁叶茂气象,令人欣喜。


  来自于广西左江流域一个百年古镇的女作家孙如静,近年来以她的故乡为题,围绕一个虚拟的“常乐镇”,写出一系列展现广西当地民俗民情的小小说。春美人,二四叔,老炊烟,三寸丁……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带着各自悲喜交集的人生故事,从孙如静的笔下旖旎而来。寻常的人世悲欢,置放在特定的地域环境里,读来极易引起人的情感共鸣,又有一种特别的新鲜感。


  孙如静写小小说的时间并不长,大约从2013年开始才算有意识地学习创作。《春美人》可算她的小小说处女作。不足两千字的篇幅,浓缩的是春美人碧玉漫长的一生。原为城中大户人家小姐的碧玉年轻时,为一份爱情随着心上人来到这个偏僻的小镇上,那份爱情却没有得到一个圆满的结局,男人最终逃离,春美人也从一个琴棋书画的古典世界跌入柴米油盐的红尘俗世。一个单身母亲,在那样一个年代要把她和男人的儿子抚养成人,其间的艰辛自不必说。那份艰辛,在春美人年老之后那些云淡风轻的故事里穿插:下乡收山货路遇抢劫的土匪,她把金叶塞在牛粪中又把牛粪涂上脸从而躲过一劫;做瓜子生意她想出给瓜子涂上油的妙招儿把那份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年轻时的浪漫冲动,中年时的坚韧顽强,还有老年后的孤单寂寞,在回忆与现实的穿插与交织中,作者巧妙剪裁组织,一个美丽、智慧、勤劳又隐忍的中华传统女性就栩栩如生地立在了纸上。


  “夕阳斜照在斑驳的砖墙的时候,小镇的老人总喜欢聚在墙角边闲聊,常常会聊起关于春美人的话题。”文章开头的环境描写,夕阳斜照,斑驳的城墙,聚在墙角闲聊的老人。黑白影片一样,一下子就将读者带入那一段陈年旧事。


  “我到私塾的时候,春美人已渐入暮色,六十多岁的老人,头发没有一丝凌乱,根根银发,半遮半掩,若隐若现,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映出一波三折的往事。脸上的皱纹尽情舒展,宛若一朵盛开的晚菊。”一段关于老年春美人的肖像描写,写尽春美人的美,那是一份从骨子里透出的丰神美。
文如其题,这篇小小说从人物形象的刻画到情节设置再到语言,循的都是唯美路线。这是作者唱给故乡美丽女性的颂歌,尽管这份颂扬中还掺杂着一份淡淡的忧伤。


  《钟声悠扬》讲述的是小镇小学堂中敲钟人“大炮钟”一段跌宕起伏的人生。“大炮钟”,一个六十多岁的瘸腿孤老头,无儿无女,每天给小学堂敲钟,每天都有讲不完的故事给学校的孩子们分享。“大炮钟”喜欢讲打仗的故事,每每讲起那些战争年代的故事,他都讲得眉飞色舞。不经意的一次讲述中,被问及他的腿是不是在战场上打仗被炸瘸的,“大炮钟”那一段不为人知的往事也才慢慢浮出水面,当年因为他和战友的一次疏忽而导致一位放牛娃和他的牛误入雷区而被炸死,“大炮钟”也在那次事故中被炸伤一条腿。那一次事故也成了“大炮钟”心上永久的痛。这也为人物的悲剧结局埋下一个伏笔:在大雨倾盆年久失修的教室将要倒塌时,“大炮钟”冲进去救出最后一个孩子时被砸在倒塌的墙下:


  大家把他救出来的时候,他已经血肉模糊,最后只留下了一句话,“这次,我终于来得及了……”
一位当年在战场上犯下无心之错的老兵,在和平年代里用自己的血肉之躯践行了自己的人生信念与诺言,越发有一种感人至深的力量。多年后飘荡在学校上空的悠扬钟声,就是对这位老英雄的无言的赞美与铭记。


  在科技越来越发达的当下,很多流传于民间的手艺正在慢慢失传。很多作家也都意识到这一点,他们怀着一份对传统文化即将失传的忧虑与一份社会的担当与责任感,创作了大批关于中国手艺的优秀小小说。冯骥才的《泥人张》《刷子李》,王往的《活着的手艺》,刘建超的《老街汤王》,宗利华的《皮影王》等都堪称这方面的经典之作。


  孙如静的《手艺》描写了一位生活在当下时代的老手艺人——补锅匠老罗头。老罗头从县城儿子家归来,偶然间看到家里漏水的盆子,又勾起他重操旧业的欲望与兴致。然而,现代人的生活,很显然已经不再需要他这样的补锅匠,儿子一片孝心为满足父亲,高价收购了破盆破锅来给老罗头修补,真相被挑明后,老罗头竟然急火攻心撒手而去。


  “老罗头临终前,给儿子留下一句话,不要把我放到那些坛子罐子里,要把我放到补好的锅里,那里暖和。”这样的一个结局实出读者意料,读来让人百味杂陈。面对传统的手艺,到底该采取一种怎样的态度,是彻底摒弃还是艰难维系,也许值得每一个热爱中国传统文华的中国人深思。


  《老炊烟》也是一篇颇为感人的作品。八月十五中秋节常乐镇闹花灯,举行灯赛选“灯王”。老炊烟以其精湛的制灯手艺年年都被称为“灯王”。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一次抢险事故中老炊烟失去了作为“灯王”最为重要的眼睛,人们黯然老炊烟从此再也不能做出精美的花灯之时,老炊烟却在时隔两年之后的中秋节花灯赛上将一只精美绝伦的粉红荷花灯摆在众人面前,他再次夺得“灯王”的称号。自然,这一次“灯王”称号的得来,是老炊烟历尽千辛万苦才得来的。


  “人啊,心里只要有一盏灯,就不会迷失方向了。”老炊烟正是凭着心中那盏不灭的灯,重新找到生活的方向。一个质朴又顽强不向命运低头的乡间汉子老炊烟,在常乐镇闪闪烁烁的花灯中,带着他朴素的人生哲理走进了读者的心里。


  读孙如静的这组极具地方色彩,极具地域风情的小小说作品,不难看出,在写下这些故里人物与故土往事之时,作家是带着一种极为细腻温婉的深情的。在她的笔下,那些故里人物长相有美有丑,人生经历有传奇也有平淡,但不论哪一种,那些人物都有着共同真善美的底色,他们是故乡的灵魂,像一口清澈的深泉,绵绵不绝为作家提供着创作的素材与灵感。从这些作品中,也不难看出,近两年多来,孙如静在小小说写作中付出的努力。她对素材的选择与把握,对各种小小说艺术手段的运用都日趋成熟。


  小小说的系列写作在一雕梁一画础、一棵树一丛花的构架中,会渐渐勾勒出较为宏大的园林建筑,从形式上也弥补了小小说字数限定的不足,成功者大有人在。期待孙如静继续在这个系列里挖掘下去,那将是她献给故乡的一组最美的人情风俗画卷。


  (作者系《小小说选刊》《百花园》《小小说出版》主编)


 

 

编辑:罗春婷
0



 崇左市委书记、市人大常
 委会主任 刘有明



 崇左市委副书记
 市长 孙大光
扫描二维码,在线阅读更多新闻。

“在崇左”
APP新闻客户端

左江日报
微信公众号


新闻数字报看点 微头条  
微博 专题精彩活动
书记活动市长活动  
 公告 业务团队
 各县教育文化 
 视频东盟北部湾
 崇左新闻网手机版 “在崇左”新闻客户端  
左江日报社微信公众号  左江日报新浪微博 
崇左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1420090001
桂ICP备11006461号-1 联系电话:0771-7965033
公安备案号:45140202000103

 “在崇左”
 新闻客户端

  左江日报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