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副刊 > 正文

红色记忆

时间:2010-09-04 08:16:23来源:崇左新闻网-左江日报

红色记忆

——缅怀我的祖父、老红军雷震威

□  雷建山

听说今年9月8日在我的家乡天等县举办“拔群杯”篮球赛,地方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全县人民都积极参与,县城面貌日新月异,大有举全县之力,迎四方宾朋到来之势。

天等县是革命老区,韦拔群曾在这片红土地上播下了革命的种子并生根发芽,无数革命先烈为了新中国的诞生浴血奋战,抛头颅、洒热血,做出了巨大牺牲。翻开尘封久远的历史,我不禁想到曾追随过“拔哥”干革命的我的祖父——雷震威。

祖父生于公元1901年,祖籍向都县南区把荷乡把荷街(今天等县把荷乡把荷街)人。据老一辈们说,祖父从小好学,品学兼优,思想进步,倾向革命。在国共首次合作期间,积极投身于向都县早期农民运动。1926年12月至1927年4月间,参加由共产党在南宁举办的第二期农运讲习班学习。毕业后,跟随韦拔群到东兰、凤山、百色等地宣传马列主义、中国共产党无产阶级革命世界观,开展农民运动,组建农会及农军。同年7月受中共右江地区地下党组织的委派到向都县南区开展革命工作。在陈洪涛、林柏、黄庆金等早期革命者的领导下,发动群众,选定骨干,组建农会,创建农军。

原向都县划分为南、北、中三个区,1928年4月,“南区农民协会”在把荷乡那样村紫微屯成立,同年7月组建农民自卫军,番号“广西镇南属农民自卫军南区中队”,祖父任文书一职,同年11月,扩编为“天向两县南区农民自卫军”任指挥部秘书。1930年1月29日至2月2日,祖父完成了为红七军军长张云逸到镇结县(今天等县进结镇)迎接李明瑞将军来右江地区共同指挥部队攻打桂系军阀的引路任务,1930年3月上旬,“天向南区苏维埃政府”成立。3月13日,邓小平政委(当时化名邓斌)亲临向都县南区革命根据地天等县把荷乡那样村紫微屯召集军政领导人员开会,祖父参加了会议,聆听了邓政委的指示。1930年9月“左右两江赤卫军第一路指挥部”成立,任政治部宣传干事。

1932年秋,桂系军阀疯狂镇压向都地区革命根据地,残酷镇压人民武装力量,捕杀共产党人和革命骨干,敌我力量悬殊,革命形势处于低潮。在白色恐怖下,为了保存革命力量,赤卫军采取化整为零战术,与国民党反动派进行坚决的斗争。当时,国民党桂系军阀驻扎向都县城的敌营长黄文僚用尽各种手段镇压、瓦解、诱降赤卫军,给红军骨干寄劝降书,要求赤卫军悔过自新、放下武器,解甲归农。当时,左右两江赤卫军第一路一营营长、天向南区苏维埃政府主席林华封收到劝降书后,就找到当时在中越边境靖西县湖润乡一带活动的祖父商讨对策,研究回信事宜。我祖父是军中的才子,文笔犀利,阅罢劝降书,祖父愤然执笔回书,写下了这首气壮山河、鲜为人知的四句诗:“红日出来照神州,锦绣江山燕遨游,烂泥不可封涵关,山影压河水仍流。”回赠给国民党桂系军阀。诗词充分表达了共产党人坚定的革命意志和不畏牺牲、战斗到底的决心。当晚,我祖父回家探亲,因警惕性不高,到家第二天被敌特发现,不幸被枪杀于家中。根据家中老人回忆,事发当日是下午一时,听到一声枪响,他们跑到后房时看到祖父头部中弹,躺在血泊中,手里还紧握着一杆枪,枪未装上子弹,后门尚开着,杀手显然是从后门脱离。祖父牺牲时年仅32岁,我父亲年仅两岁,祖母从此守寡至终。

“拔群杯”就要举行了,我可以借此告慰我的祖父及那些曾追随“拔哥”的英烈、前辈们:我们永远怀念你们!你们的丰功伟业与日月同辉,拔群精神永放光芒!

编辑:
0



 崇左市委书记、市人大常
 委会主任 刘有明



 崇左市委副书记
 市长 何良军
扫描二维码,在线阅读更多新闻。

“在崇左”
APP新闻客户端

左江日报
微信公众号


新闻数字报看点 微头条  
微博 专题精彩活动
书记活动市长活动  
 公告 业务团队
 各县教育文化 
 视频东盟北部湾
 崇左新闻网手机版 “在崇左”新闻客户端  
左江日报社微信公众号  左江日报新浪微博 
崇左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4511420090001
桂ICP备11006461号-1
联系电话:0771-7965033 举报电话:0771-7965089

公安备案号:45140202000103    

 “在崇左”
 新闻客户端

  左江日报
  微信公众号